捕鱼大师官网坑死人|小游戏深海捕鱼大师

11人足球网

圖片
首頁 > 經典案例
巴黎如何成為世界文化中心城市
公共外交季刊
2013/03/08

  巴黎是世界文化中心城市,是公共外交中的著名城市行為體。巴黎通過傳播核心價值觀,普及法語,發展文化產業,建立國際組織總部,舉辦世博會,為增加法國的軟實力作出了巨大貢獻,從而使得巴黎成為了世界文化中心。這當中和一系列天才人物的推動也是密不可分的。

  巴黎是享譽全球的世界文化中心,探索其成功的路徑,對于今天建設世界城市北京,具有極大的借鑒意義。巴黎的文化地位,與法國的強國之路是密不可分的。“太陽王”路易十四,為法國的綜合實力的提升,打下了初步的基礎。而拿破侖第二,使法國在19世紀成為了當時的殖民大國、世界制造業中心、金融中心、文化中心。那么巴黎作為世界文化名城,在這一過程中是如何開展對外文化交流和傳播的呢?總結起來有如下幾點。

  乘工業革命的快車,大力開展經濟文化外交

  法國政府一直重視文化外交。政府經常將文化名人視作法國的名片而委以外交重任,如16世紀著名詩人杜貝萊曾被任命為駐羅馬大使;18世紀,盧梭任駐維也納大使;19世紀,著名詩人夏多布里昂任駐倫敦和羅馬大使,隨后又出任外交部長;同一世紀,著名詩人拉馬丁也曾被委以相同職務。文人外交官成為18、19世紀法國外交的一大特色。

  19世紀中期,巴黎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制造業城市,最主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它擁有一支年輕而又積極向上的從業隊伍,具備了基本的鐵路設施,并開始把自己改造成一座現代城市。

  第二帝國時代,法國的經濟才真正進入大踏步前進的階段。國家政治局勢的安定為工業高漲提供了有利的環境。拿破侖三世政府的經濟政策也順應了工業資本主義發展的潮流。第二帝國晚期,重工業、機器制造業的迅速發展和工業裝備農業的狀況表明,法國的工業革命已經完成。從生產力總量來說,法國當時仍是僅次于英國的世界第二工業大國。

  也正是在這一時期,巴黎開始了大規模的改建。拿破侖三世親自繪制了巴黎城的整治藍圖,并將整治工作委托給時任塞納河省省長的喬治·奧斯曼領導(1853—1870)。其目的是要建設一座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使巴黎成為歐洲的大都會,把人們從歐洲各地吸引到巴黎來,從而為法蘭西第二帝國增添榮耀。

  隨著法國國力的逐步提升,巴黎還舉辦了多屆世博會(埃菲爾鐵塔、奧賽火車站)及其他領域的各種世界級別會議,巴黎在各個領域引領世界潮流并成為世界經濟、工業、文化中心之一。

  從1878年開始,巴黎萬國博覽會的舉行推動了科學和技術的進步。在1889年的博覽會上,新建成的埃菲爾鐵塔不僅為巴黎增色不少,也向世界昭示了法國的鋼鐵建筑水平。1900年的博覽會為今天留下來大宮和小宮,他們后來被改造成博物館,用于長期或臨時的展覽。1900年巴黎還建成了法國的第一條地鐵線路,以及塞納河上最寬闊最華麗的亞歷山大三世大橋。

  巴黎名目繁多的博物館和藝術展覽館是其國際化的重要標志。巴黎城市博物館和展覽館的歷史可以以追溯到舊王朝時期,19世紀后半期又增加了大批展館。例如1880年建立的卡爾那瓦博物館和1898年建立的巴黎歷史圖書館就是巴黎歷史的見證。但是直到20世紀初期,在巴黎繼續保持自己的世界藝術之都的情況下,它才逐步建立起自己的文化美譽。除了30年代的一些與博覽會有關的建筑外,大多數主要的國家機構都是游客心馳神往的地方,如1909年建立的警察博物館、1920年建立的航空博物館、1925年建立的榮譽勛章博物館、1934年建立的公共救濟事業博物館和1946年建立的郵政事業博物館等。有些博物館專門為展出某藝術家的遺作而舉辦,如1903年舉辦的古斯塔夫·莫羅作品展,1919年舉辦的羅丹作品展和1934年舉辦的馬蒙丹巴黎市立博物館莫奈作品展。還有些博物館的展出具有慈善性質。例如1913年舉辦的雅克馬特·安德烈作品展,1929年舉辦的科納克·雅伊作品展和1937年舉辦的尼西姆·卡蒙多作品展。

  利用法語的魅力傳播法國文化及思想

  18世紀的歐洲,一股前所未有的“法語熱”風靡除了英國之外的幾乎整個歐洲。其時,在其他國家的貴族沙龍中,乃至在宮廷里,人們皆以講法語為榮。更有甚者,當時不僅法國啟蒙思想家被歐洲各國的所謂“開明君主”接二連三地請入宮廷,待若上賓。就連一些并無特長的法國人,僅僅因為會說法語,亦紛紛被各國的王宮顯貴、富商巨賈請入家中擔任家庭教師。

  法語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優美的語言之一。它的最突出特點是優美動聽、清晰悅耳、準確生動。從語言學角度來講,法語主要屬分析型語言,但它也具有綜合型語言的特長,融合了拉丁語的嚴謹和希臘語的細膩,構成了獨特的法語風格。馬克思曾說過:“法語像小河流水,德語像大炮。”作為德國人的馬克思在這里并沒有褒貶之意,他只是形象地指明兩種語言的不同特色:法語優美和諧,德語雄壯有力。歷代名人對法語特色都有過描述,這些描述不一定全面、準確,但有助于了解法語的特征,也能給人以深刻印象。

  在18、19世紀,由于法國文化藝術在歐洲處于高峰期,法國作家里瓦洛爾斷言“法語由于其表達的可靠性、社交性和合理性,不再只是法蘭西語言,而是世界性語言”,“表達不清楚的不是法語”,“法語首先說出說話的主語,然后出現動詞,即表達動作,最后出現的是這個動作的補語,這就是法語的自然邏輯”。里瓦洛爾在這里既指明了法語的清晰準確,也言簡意賅地指明了法語句法的合乎人類思維理性的語言邏輯特點。

  17、18世紀,法國的文化藝術有過輝煌成就,啟蒙運動影響遍及歐洲,同時也使法語風行全歐。狄德羅、伏爾泰等著名哲學家經常受各國宮廷邀請講學或當顧問,各國君王也以能與他們通信為榮。當時,歐洲各主要國家宮廷中都有法國人充當國王秘書、部長、政府官員、工程師、建筑家、畫家、科學院士、芭蕾舞教練等等。許多國家的國王、王子、皇帝、皇后,諸如弗里德里二世、約瑟夫二世、加德琳二世等都能說一口流利漂亮的法語。上述諸因素使巴黎實際成為歐洲大陸的首都這種狀況一直延續到19世紀,歐洲各國貴族及社會名流都以能講流利的法語作為身份地位的象征。大家知道,俄國著名作家列夫·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等都能用法語寫作,便是明證。

  1714年,《拉斯塔特條約》第一次正式將法語作為條約文本的唯一語言,至此確定了法語作為外交語言的特殊地位,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由于英語的崛起,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英美國家經濟的迅猛發展使英語風行歐洲及世界其他地區,法語的地位則相應地逐漸下降。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等國的中學和中專學校里,法語是必修課程。在瑞典、埃及、敘利亞、伊朗等國的學校里也優先教授法語。

  2O世紀5O年代,隨著非殖民化運動的開始,民族民主運動有了廣泛發展,民族主義精神也大大增強。國家要獨立,語言要民族化。因此,提倡本民族語言,擯棄殖民主義語言變成了一股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盡管如此,法語在原屬法國和比利時殖民地的國家和地區仍有重要影響,而在歐美的拉丁語國家里,高層知識分子也仍然崇尚法語。它在西班牙、葡萄牙等國一直是第一外國語。在拉丁美洲,法語與英語基本處于同等地位。在北歐、東歐、亞洲則常常被英語或德語取代或超過。聯合國組織規定英、法、漢、俄、西、阿拉伯6種語言為聯合國機構的工作語言。但實際上,英、法兩種語言是聯合國各機構及會議的最重要工作語言。

  2002年,聯合國代表大會接納瑞士為會員國,使其成員國達到190個國家,其中約有30多個國家的代表團用法語發言。而在“國際外交最高研究院”和“萬國郵政聯盟”,法語一直保持著唯一正式語言的殊榮。這也是國際郵政業務中一直通用法語的原因。這一切充分說明了為什么法語在大部分國家的學校里都受到極大的重視。可以說,學會英、法語,走遍天下有知音,這是毫不夸張的。

  總部設在巴黎的國際組織是傳播法國文化藝術的重要平臺

  巴黎最有名的國際組織是聯合國教育、科學與文化組織,創建于1945年,它是聯合國總部下屬的第一大分組織,在全球有3000多名工作人員,僅在總部就有2000名。目前擁有191個會員國,還有數百個非政府組織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持著密切聯系。其宗旨在于“通過教育、科學和文化來促進各國間之合作,對和平與安全作出貢獻,以增進對正義、法治及聯合國憲章所確認之世界人民不分種族、性別、語言或宗教均享有人權與基本自由之普遍尊重。”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簡稱經合組織,成立于1961年,如今擁有30多個成員國,都是世界發達國家。其主要活動包括:對當今世界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進行前瞻性研究并提出政策選擇,包括數據采集、分析、政策研究和建議,為各成員國和其他國際組織的政策制定提供依據;通過定期審議各成員國的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和實施的政策,保證經濟和社會的協調發展;與非成員國家開展對話和合作。其中,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等國是經合組織對話與合作的重點對象。

  成立于1904年的國際汽車聯合會已擁有213家汽車組織成員。它主要致力于保護汽車消費者的利益,促進世界汽車運動的發展。而成立于1971年的醫生無國界組織則是一個非營利的國際非政府組織,曾于199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最初的成員只有法國醫生,目前該組織的成員已經遍及全世界,是全球最大的獨立醫療救援組織。

  巴黎是誕生普世性思想的地方,

  也是吸收不同文化的強有力的行為體

  在巴黎,催生了自由、平等、博愛等普世價值觀。這些價值觀主要源于18世紀的啟蒙運動,包含理性主義、社會主義、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主權學說、宗教寬容等內容的啟蒙文化,極大的豐富了人類的思維方式,對世界歷史和人類的命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啟蒙運動是啟蒙思想家們發動和領導的一場思想解放運動。他以科學和理性為武器,去揭露宗教蒙昧主義,反對宗教狂熱、迷信,反對封建專制主義的特權和黑暗統治,并由此給人類帶來民主與科學之光。科學和理性的進步必然帶來開放的意識,18世紀的啟蒙作家們無一例外都是世界主義者。他們博采眾長,繼承各國先進的思想,也堅信自己代表著整個人類的利益。當他們審視宗教、社會問題時,目光早已超越了國界,各民族的事實和經驗都是他們論證的根據。法國啟蒙思想對人類進步的貢獻是有口皆碑的,它早已鐫刻在各民族自己的文化史中,從德國的“狂飆運動”到俄國的“十二月黨”人,從北美獨立戰爭到中國的辛亥革命,所有這些民族革命都從法國啟蒙思想中找到了適合于自己的理論和思想武器。

  從19世紀末到1949年短短的50年里,海內外的中國革命者連續三次把目光投向法國,他們發現法國簡直是一塊圣地,那里充滿了中國的政治行動所需要的靈感(改良派、革命派、中國共產黨人)。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人們發起了一場赴法勤工儉學運動。從1919到1925年,共有差不多2000名學生被派到法國,其中有周恩來、陳毅、李富春、聶榮臻、鄧小平這樣一些共產主義運動的未來領袖人物。

  巴黎是個融貫中西,博采眾長的城市,這為巴黎始終保持世界文化中心地位提供了源動力。法國文化之所以能在啟蒙時代占據如此重要的地位,主要得益于一種開放的意識。它向歷史學習,繼承了16世紀人文主義的傳統;它又向異邦求教,借鑒英國、中國等異族的文化,從中汲取了精華。正是在這種全方位的開放中,法蘭西文化以批判、進取的態勢,最大限度地與各種文化交流、融合,充分汲取他者之長,生機勃勃地發展自己。這種開放的、平等的對話,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法國原有的文化傳統,并在此基礎上,促使了一種新的民族文化個性的形成。這就是追求自由、幸福和進步。由于這種文化個性順應了當時的時代潮流,法蘭西文化才成為整個歐洲文化的代表。

  一系列天才人物成為巴黎和法國的名片

  一個國家的文化的興起和繁榮,需要偉大人物的誕生。因為偉人可以起到指引江山、開辟道路、扭轉局面的中流砥柱作用,他們是巴黎文化交流的主角,也是法國,歐洲乃至世界文化的優秀代表。法國文化的興起是從偉大的國王路易十四開始的,在征戰歐洲、開拓海外殖民地的同時,他自己身體力行,力圖把法國打造成文化大國。之后幾個世紀的法國出現了一大批彪炳史冊的偉大人物,包括政治家(如拿破侖一世和三世)、哲學家(如伏爾泰、盧梭)、文學家(如雨果、左拉)、藝術家(如羅丹、莫奈)、科學家(如居里夫人)等,他們具有偉大的抱負、憂國憂民之心和雄材大略。在中國和平崛起的今天,我們也翹首期待偉大人物的橫空出世,帶領北京走上世界文化中心之路。

  作者:賈烈英 北京語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

  來源:《公共外交季刊》

分享到:
推薦給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捕鱼大师官网坑死人 广东麻将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超神大发快三计划软件 哈尔滨夹胡麻将技巧口诀 网易比分直播 梦幻师门任务多少级最赚钱 河北20选5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福彩双色球怎么买划算 民营歌舞团靠赚钱 手机麻将规则制度 电竞比分网 赌博输1000万真实故事 辽宁快乐12开奖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 彩票开奖结果